武汉日记:西哥的方舱初体验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2-18 22:32

“怎么诊疗?生活方便吗?闲暇时间干啥?”

“都挺好,越来越好。”

2月17日,面对我的三连问,大花山方舱医院17A号病床的西哥(化名)如是说。

“两样水果都是爱”

西哥(化名)作了一个加油的手势。(受访者供图)

检测结果双阳性,2月1日,西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,并被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收治。随着症状转轻,2月14日,西哥成为首批转入大花山方舱医院的患者。

大花山方舱医院分5个病区,西哥所在的病区由天津医疗队接管,目前住了92名患者。早上6点,医护人员会给每位患者测量体温和血氧。清晨、上午、下午、晚上,每天这样的检测有4次。早八点和下午两点半,医护人员还会查房问诊。有些年纪偏大或患有高血压病症的患者,还要接受血压监测。

“不同情况,当然有不同治疗方案了。”西哥说,在方舱医院,绝大多数患者采用中药治疗,1号方、2号方、4号方等,病人状态以及治疗阶段不同,用的药也不同。每天早、晚饭后,西哥都会拿到2号中药袋。

“不只是专业、负责,昨天,天津医疗队特意为每一位患者准备了两种不同的水果。搁在平时,这可能没什么,但现在不一样,两样水果都是爱,实实在在的关爱。”西哥说。

出院剪头谈恋爱

“尽管这儿很暖和,医院还是给我们准备了羽绒服。不仅睡得好,吃得也好。一日三餐荤素搭配,再加上水果或酸奶,比在家吃得都健康。”一说起伙食,西哥那兴奋劲儿,仿佛忘了自己还是住院就诊的患者。

医护人员组织患者运动。(受访者供图)

方舱十二时辰,也不只诊疗、用餐和睡觉。闲暇时间,医护人员会组织大家打打太极拳、练一段八段锦或者做一套呼吸操。“相比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,方舱医院中,焦虑少得多。”西哥说。

开水机旁添了微波炉、电视机、充电宝,尤其是新安置的图书角更是深得西哥喜爱,“闲着也是闲着,翻翻书权当‘充电’了。”

大花山方舱医院图书角。(受访者供图)

西哥这么说,但我知道,他闲不住。

55岁的熊大妈,是西哥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时同病房的病友。熊大妈血氧饱和度低,呼吸困难,一直戴着呼吸机。

见熊大妈行动不便,以及护工紧缺没人陪护,西哥主动每天帮她打开水。有时候,白天熊大妈睡着了,西哥也帮忙盯药瓶——药水打完赶忙呼叫护士取针换药。

转病房前,熊大妈非要加西哥微信,转头就给他发了1000元,说是“感谢”。“都是举手之劳,您和我父母年纪差不多,这是晚辈应尽的责任。”西哥谢绝了她的好意。

采访中,我问西哥出院后最想干什么。“先去剪个头,然后,争取找个女朋友。”虽然隔着口罩,但我知道,西哥一定在笑。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